祖国的花朵(离世)

调查兵团保洁员,灵魂画手文手coser
主艾利|锤基|米英|酒茨|盾冬|团兵

明天考试,必要的仪式安排一下🙏🙏
让我家祖上冒青烟的时候到了【肛吧阿花】

请个假假~这周考试~考完直接放假然后恢复更新√
英sir保佑英语考过🙏🙏
还好心理学不用考不然真的凉凉🙏🙏
最后保佑舞蹈考过🙏🙏
祝大家考试一切顺利♡

【米英|黑桃ABO】The Past Time(过去时)第五章R18车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求不屏蔽_(:з」∠)_

♠灵车漂移♠

🚫黑米,流血,掌掴,语言侮辱,sir早年被qj提及,虐身慎入

本文中sir的兄长是前任king和他的queen所生的孩子(炮灰),和柯克兰家兄弟几个没有任何关系!🚫

可接受请继续,接受不来还请右转,你好我好大家好,希望开心🌹↓

<Chapter.5>

    “小阿尔,哥哥我可真是没想到啊,曾经最爱护小亚瑟的人竟然是这场战争的领导者。”弗朗西斯的眼眸与阴云密布的天空一样阴沉,他神色有些憔悴。

    阿尔弗雷德笑道:“那你希望是谁?马修?王耀?或者是……你自己?”

    “随便哪一个都行吧,哥哥知道你们不会伤害他。”

    “你就那么确定……?”

    他幽深的蓝眸紧盯着弗朗西斯,轻笑:“大叔,Hero可没那么老实,你难道认为Hero会再度使亚瑟离开然后你再用那套对付婊子的言语把亚瑟骗到你身边?这可真好笑,你怎么还是喜欢坐收渔翁之利呢。”

    “哥哥我不会撤兵,也不会改变主意。”因为你不会。

    我想你大概错了,弗朗西斯。他一声令下,徘徊在城门下方的军队有序地进入那奢华的王宫,圆桌骑士团和骑士长王耀还有马修早已候在大厅。他们完成了交接,向庭院走去。


    穿过士兵们的重重包围,迎面而来的是亚瑟那清瘦的背影。

    亚瑟转过身来,一把长剑直指着他。

    他泛着氤氲水汽的绿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阿尔弗雷德没有感情流露的双眼,和身后密密麻麻的人头,那个人站在最前方,欣然接受着来自民众、大臣与士兵们的层层簇拥,亚瑟试图从他身上找出一丝破绽,也许对方就会高兴地抱住他,嬉笑一句:“surprise!”

    然后邀请他一起去品尝下午茶。

    可是他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半点弟弟的踪迹了。

    He killed him.(他杀死了他)

    已经距离最近的冲动的士兵,对亲自押解罪恶的先主表现出了强烈的欲望。

    肮脏的手迅速向他伸来,亚瑟蹙紧眉头,念出一句人听不懂的咒语,想要施动魔法保护自己,却发现没有任何反应。

    他的魔法被封住了!

    是昨晚睡前马修的枫糖水?还是……

    敏锐的察觉到了王耀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勾起的那抹笑,他顿时明白了。

    原来如此。

    他昨天去和王耀喝了会儿茶,怕是那杯茶里被人加了点别的东西。

    以毒以药,谋人性命,向来惯是黑桃Jack的作风。

    六年前他从王耀手里接过那味毒药时,根本就不会想到有一天它会用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母亲的临终嘱托,怕是他现在早已变成了孤魂野鬼吧。

    亚瑟嘴唇微动,咬牙道:

    “无礼之徒。”

    魔法没有,来自气势还在。

    那年轻士兵变得像无头苍蝇一般慌乱。

    “区区一介庶民,怎敢用你那肮脏的手来碰我……?”

    因为他是最骄傲的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站在人群旁,若无其事的靠在庭院的石柱上嗅着别在胸前的那朵永远不见凋零的黄玫瑰,轻呵一声:“Bonjour,哥哥的小玫瑰,两年未见,还是一如既往呢。”  

    玫瑰是一种非常美丽的花,但美丽的外表下,却在根茎处蔓延着生长着十分锋利的硬刺。

    因为它过于美丽和娇艳欲滴,经常会引得小鸟、小动物以及人们的关注。

    所以,它为了保护自己,便用尖刺将自己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将自己的软弱隐藏起来,这样可以避免动物和鸟类把它们吃掉。

    殊不知,这样反而自绝后路。

    哥哥希望你可以服软一点啊,小兔子。

    心眼活一点,稍微有点Omega的样子,像小时候多对父王撒撒娇,像如今你可以向哥哥求助,这么美丽的生命啊,若是向国民们恳求的话一定不会有事的。

    也许你就不用活的那么辛苦了。

    亚瑟看都不看他一眼,如森林中的雄鹿一般用警惕的眼神盯着阿尔弗雷德,他感觉自己已经要认不出他来了,他一手养大的弟弟,什么时候快变成这么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他攥紧手心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一卷发黄的羊皮纸,用一条绛紫色的带子精心捆着。

    四周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高呼声不断,那是来自黑桃王国国民的愤怒,都在迫不及待的等待着King Kirklan被当场处决。

    “杀了他!!”

    “杀了他,阿尔弗雷德!!”

    “你在愣什么!让这个真正的「恶魔」受到他应得的惩罚!”

    “阿尔……”


    他轻声唤起弟弟的名字。

    我只有你了,可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阿尔弗雷德眉目间闪过一丝松动,又随即消失不见,仿佛是幻觉。

    他感受到王耀在身后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

    “……把他关到钟塔的阁楼上。”阿尔弗雷德命令道。“Hero会亲自处理他。”

    ……

    作为时之钟的钟塔,它的阁楼并不算得上是狭窄,但也算不上是宽敞。

    滴答、滴答。

    屋子里有一扇小小的窗户,仅能看见一小片阴郁的天空。这里唯一的摆设便是那张杂乱的小床,床单上还残留着不知何时留下的已经发黑的斑驳血迹。

    滴答、滴答。

    【看这里】https://wx3.sinaimg.cn/large/007ayhiXly1fz6a13q5iqj30hs3hi4qp.jpg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车被屏蔽了……🙏🙏

【米英|黑桃ABO】The Past Time(过去时)第四章

这里祖国的花朵,请多关照♡

慢慢地发存稿ing下章开车👌👌

♠ABO生子,ooc,兄弟年下,黑米阴谋论慎入♠

♠本章有原创人物出没♠

<Chapter.4>

    一阵眼,时光如梭,依旧是旧黄的古典光晕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次却有所不同,那以往童话似的风韵已被战火笼罩。

    当人民对掌权者所剩下的只有愤怒时,这就意味着——

    战争的开始。

    所有年轻人无一不是加入了抗战的行列,这一代的年轻人爱好打抱不平,他们早已怨恨极了King Kirklan的统治。想必人们原以为他推翻了前任国王的统治能够带给人民和平、自由、充裕的生活,但谁都没想到他只是为了给予他最疼爱的弟弟更物质的生活和为复仇才为之。

    不过,领导这场战争的那个人,可不正是亚瑟最疼爱的弟弟阿尔弗雷德·柯克兰,现在或者说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金发蓝眸的大男孩从他16岁那年谋划至今足足有两年之久,这两年来他还和以前一样待在亚瑟身边,他什么也没有做,因为他知道国民们早已对亚瑟失望至极,只需要一个契机,只需要一只出头鸟。

    这只出头鸟哪怕是一个乞丐,他们也怕是会鼎力相助。

    没有人猜得透这个大男孩的心思,没有人知道他要最什么,甚至在战争前夕,他和马修还共同在午后与亚瑟共进下午茶。马修的枫糖浆还是那样甜,亚瑟泡的红茶还是那样好喝,但阿尔弗雷德的那杯咖啡却异常的苦涩。

    人们不禁嘲讽着那位大恶不道的黑桃国王,他费尽心思爱护的弟弟,最后却成为了把他从王位上拉下来的那个人,当年孩童银铃般的声音告诉他的一个个好听的承诺,如今伴随着战火的燃起而被践踏,最后只剩下那颗扭曲变形的空荡荡的爱慕心。

    阿尔弗雷德今年18岁了,他已经快要变成了一个成熟的成年Alpha,个子长高了不少,现如今已经比亚瑟高了一头有余。而亚瑟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瘦弱的令人心疼。以前总有那么一个人叮嘱他多吃些东西、多穿点衣服,而今往后——

    再也没有人会了。

    阿尔弗雷德率领着军队攻入阿斯嘉德王城,一路以来畅通无阻,因为没有一个人会愿意为那朵楚楚可怜的罪恶之花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就连他亲手栽培的亲信们也早已被收买,剩下的都是些无能者,在意识到情况不对时早早地敛财而逃。

    他回想起两年前,那个将诸多人命运改变的那一天,那个女人临死前的祝福与警示。

    他想起了向来淡雅如兰不问世事的黑桃Jack,在当晚与他的对话。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正小心翼翼地为亚瑟掖好被角,突然背后传来这幽灵般的声音,吓得他骤地扭头:

    “谁——?!!”

    “是我。”门被推开了一个缝,来人一头乌黑的墨发,鎏金的眸子在夜里晶如珑兽。

    “有什么事吗。”

    黑桃Jack弯了弯眼:“出来聊聊?”

    少年回眸看了看亚瑟,跟着他出了寝殿。

    夜半的庭院里寂静无声,刚刚经过大雨冲刷的国度潮湿闷热,雨滴积聚在树叶上、屋顶上,偶尔滴答、滴答的落下,溶于泥土里。

    “时间过的真快啊,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才这么大一点。”王耀划了划自己腰部下方的位置,“一转眼,你就要长成一个像你父王一样的强大的Alpha了,真是让人欣慰阿鲁。”

    “Jack大人过奖了,都是您与亚瑟教导的好。”

    王耀笑出声来:“哈哈,好了小朋友……收起你那一套吧,在我面前不必这样,The future king(未来的王)。”

    那金色微微眯起,明明不及阿尔弗雷德身形高大,但对方的气场,和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眼神,却让受过亚瑟严苛的贵族教育的他竟忍不住想要俯首称臣。

    阿尔弗雷德绷紧神经,紧张的盯着王耀:“……”

    四下看看,想要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方便逃脱的路线。

    笑话,如果没有黑桃Jack,当年同样16岁的亚瑟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设计毒害先王、手刃手足,一路斩遍荆棘,坐上了黑桃King的位置。

    这个据说活了几千年的男人第一次干了件有人气的事,无为其他,只因王耀的好友、他们的亲生母亲,那个曾经柯克兰家族最出色的魔法师生前将亚瑟托付给了他。

    作为间接害死母亲的凶手,阿尔弗雷德一直就把王耀看作是亚瑟手下的最后底牌。

    所以他不敢拿自己的命赌。

    “别那么紧张,像个动物幼崽一样,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掌权者,光有冲动可不够,这点你永远比不过他。”王耀若无其事的拨动自己的头发,“放宽心些,我想我们应该是一边的阿鲁。”

    阿尔弗雷德疑惑地看着他。

    “那小姑娘给你说了点什么吧,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这个老人家合作呢,有了黑桃Jack的帮助,你将没有敌人(No enemy)。”

    “Hero认为你应该是向着亚瑟的。”

    “你们都是艾斯蒂尔的孩子,我偏心个什么劲儿阿鲁?”王耀挑眉。

    “可母亲是因为Hero和马蒂而难产去世的。”

    “哈哈哈,小朋友,”王耀(慈祥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他的死,要怪只能怪先王,你们的父亲,如果不是他,那个人啊,现在还是最受宠爱的柯克兰家小少爷,全大陆最出色的魔法师。”

    王耀难得的露出了怀念的表情,他在缅怀已经逝去的故人。

    他永远忘不了16年前,艾斯蒂尔浑身是血的在他怀里没了气息,那个温柔的Omega给他漫长而千篇一律的生命里带来了亮光,却又以最残忍的方式徒留珍视他的朋友再次独自忍受漫长岁月的孤独。

    王耀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拼命地想用治愈魔法试图留住他飞速流失的生命力,却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小耀耀……不要怨恨……他……”

    艾斯蒂尔知道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了,虽然他很想和最好的朋友王耀在一起玩到自己变得白发苍苍,虽然他很想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虽然……虽然他很想再见见那个人。

    他看了看两个刚刚诞生于世的小天使,又看了看床边即使被他强行用魔法催眠也在梦里紧皱着眉头,握着小手呓语着母亲的亚瑟。

    抱歉……妈妈不能看到你结婚了。

    艾斯蒂尔的声音愈来愈虚弱:

    “替我……照顾好……亚蒂……”

    “还有……谢谢你……”

    手在黑色的头发间滑落,最后的弥留之际,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他爱了一生的男人,那年他是未来的储君,他是最受宠爱的小少爷,年少时初次相遇的一撇一笑,便足以让人倾心。

    那滴眼泪,是那个似春天般美好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温度。

    那是王耀第一次失控。

    他恨,他恨自己明明拥有高于君王的权利,却不能挽救艾斯蒂尔的生命。

    他恨害死艾斯蒂尔的黑桃国王与他那个名门正娶的王后,还有他们自诩正室皇家血统嚣张跋扈的孩子。

    他恨这个无情的世界,明明那么大的地方,可为什么没有他的艾斯蒂尔的一席之地?

    “怎么可能不恨啊……”王耀抱着艾斯蒂尔冰冷的身体无声落泪。

    这是也是他第一次落泪,和最后一次。

    他拿袖子把对方虽然不美丽动人但清秀柔和的脸小心翼翼地擦了擦,为他整理好了衣服,还给他梳了他最喜欢的发型。

    最后的最后,王耀用魔法驱动了火焰,金眸凝视着他们的秘密基地,那间小木屋带着那个人的温柔在火海中熔为灰烬,他笑了,搂着被催眠的小亚瑟,还有未睁开眼睛就没了母亲的双生子,轻声说道:

    “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阿尔弗雷德敏锐的捕捉到王耀隐藏在公式化的表情里的细微破绽,这可是少见了。

    “你真的愿意……帮助Hero?”

    “我以黑桃Jack之名对森罗万象发誓。”王耀单膝跪下行以宫廷礼,“我将辅佐您加冕为王,成为这个王国的统治者,My king。”

    黑桃Jack的这句承诺,堪比万金。

    少年将他扶起来:“有你这句话,Hero就放心了,Jack。”

    “你打算怎么做?”

    “推波助澜而已,国民……反正也不怎么喜欢他,一场国民性的起义战争,比领军夺权好多了,而Hero想,弗朗西斯他也定会提供帮助。”

    “好主意,小伙子。”王耀表示欣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忘了一件事,让我帮忙可是要筹码的阿鲁~”

    “你想要什么?”

    王耀收紧了放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亚瑟,我要他平安无事。”

    “你应该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我永远都会护他周全,我要谋反,就是为了他。”阿尔弗雷德面不改色地与他对视。

    “希望如此。”王耀说道,“否则,你必将亲自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The End.——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米英|黑桃ABO】The Past Time(过去时)第三章

这里祖国的花朵,请多关照♡

这两天开始把以前的存稿修改修改慢慢发上来_(:з」∠)_

♠ABO生子,ooc,黑米阴谋论,本章有仏英出没♠

♠亚瑟并不是真的喜欢骚法,以后或许会解释?但他们的剧情差不多已经end了♠

♠当初写的时候很迷lenlen的恶之系列有参考♠


<Chapter.3>


    “你真的觉得亚瑟是真心对你好?”


    “Lady,不管你说什么,亚瑟都是Hero最爱的人,Hero会一直保护他,不会让他伤心难过。”阿尔弗雷德手中紧攥着刻着“亚瑟”二字的狗牌,他轻轻的笑着。


    贞德突然大笑:“哈,阿尔弗雷德,真是好笑,你认为他是真的把你当做弟弟吗?”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吗?”贞德戏谑地把玩着自己亚麻色的头发,“你爱他但他可未必爱你,你帮他做那些大恶不道的事,结果让你一个人背负恶名,你就是他的一条狗!!”


    阿尔弗雷德打断了她:“不要再说了——把她带回去!!!”


    随即,侍从将贞德押解到回国的船上,留下了一片狼藉的黎明城。


    这里原本是一个富饶的城镇,街道两旁种的全是开着橙黄色花朵的梧桐树,女孩子们穿着时髦的牛仔裤告别了长裙的拖负,商店的橱窗里摆着刚烤好的面包,或是一些精美的小礼品,在周末经常有一位名为贞德的年轻姑娘为孩子们表演这个国家的传统舞蹈。


    如今这些都已成为过往云烟,那些穿着牛仔裤的女孩子们全部被杀,树木被砍倒、房屋被烧毁,那位名为贞德的姑娘,被那些士兵带回他们的国家等候处置。

  

    阿尔弗雷德带领军队从港口穿过森林,还未走进王宫,便看到了前来迎接他的兄长。


    “阿尔弗雷德!”亚瑟迫不及待地走向阿尔弗雷德,伸手抚上对方的脸,关切的问道:“有没有受伤啊?”


    “没有,不用担心,亚瑟。”他平静地扯出一抹笑,再不似以往每见到亚瑟时的高兴之情,甚至连湛蓝的眼眸也冷冰冰的,也有些浑浊。他对亚瑟的感情已经变了味,不再是那种一心一意的默默喜欢着他了。


    马修走上前拥抱阿尔弗雷德,他们兄弟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欢迎回来,阿尔。”


    阿尔弗雷德回以拥抱。亚瑟的注意力此刻已经转向被士兵押解着的贞德,他走了过去,示意他们将她带回王宫,陪同的人也随着国王的离开而紧随其后。


    黑桃骑士长王耀跟在亚瑟后面,经过阿尔弗雷德身边时,对着他嘲弄一声。


  

    贞德最终被关进了地牢。


    她战斗时受的伤还未愈合就被再度撕裂,鲜血,浸湿了她的衣裳。而亚瑟悠闲地坐在外面喝着茶。


    “看看你啊,让娜姐姐……不,现在应该叫你贞德了吧?作为方块王国的民族英雄,你可真是受到国民的爱戴啊。”


    “该死的——!!亚瑟·柯克兰,你有什么能耐都使出来啊,难道你的能耐就只有去伤害那些无辜的人吗?!”贞德的眼神充满怒火,“枉我和弗朗对你处处照顾,却换来了这样的回报!!我劝别太过分了!!”


    “哈,过分?”亚瑟笑了出来,“那么我告诉你,我亚瑟·柯克兰就是有这个资格过分。”


    他走到牢房前,“贞德,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抓你吗?”


    “能为什么,你喜欢弗朗对吧?”


    空气似乎凝结了,只能听见细微的呼吸声和烛灯噼啪的燃烧声。


    贞德坐在地上,不觉想起了以前与弗朗西斯和亚瑟一起玩的情景,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好,弗朗西斯还是那个没有留胡渣的美少年,还有亚瑟,他声音嗲嗲的跟在他们后面喊着哥哥姐姐,他们如约在每周六在阿斯嘉德王城附近那棵大大的黑桃树下见面,当时贞德还只是方块王国皇家骑士团的一名见习生,弗朗西斯和亚瑟都还是王子。


    她至今记得16岁的亚瑟手刃自己的父亲与兄长们时眼中的血腥,那么凶狠无情,充满仇恨。自此以后,那个一直怯生生的绿眸孩子就变成了大恶不道的黑桃国王。


    贞德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她不是在笑自己,而是在笑亚瑟,她在笑他可怜。“哼,你侵略我们的王城,别以为弗朗会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放过你,他不像你一样,他是个贤明的国王!国家与人民远比你在他心目中重要。”她坐在脏乱的地上,漫无目的地玩着衣角。


    “你觉得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会比我高吗?”亚瑟反驳道。


    “我从不在乎我在弗朗心中的位置,我和他只不过是朋友。”贞德有些吃力地站起来,她走到亚瑟面前,他们之间隔着一道道铁柱,将这两个曾经无比要好的人分别朝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上分隔。“如果这就是你嫉妒的根源,那我宁可不要,但是你不要忘了,「嫉妒」可是不被饶恕的七原罪之一!!更何况是你这虚无缥缈的、背叛自己内心的爱!!!”


    你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亚瑟的贵族教养一直让他保持平静,但他现在是真的恨不得杀了贞德,他在等弗朗西斯,等他“爱”的邻国国王亲口向他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与贞德接触,这样他就会放贞德回国,然后再以联姻的方式让弗朗西斯向他求婚。


    “贞德,别拿那些词汇和我相提并论。”亚瑟拿出他亲手绣的手帕擦了擦手,那上面有一朵鲜红的玫瑰,杂着花香与红茶的味道。“我看弗朗他是不打算来了,那么——”


    “明日午时三刻,处决‘恶魔’贞德。”


  

    这个时候教堂的钟声敲响了三下,亚瑟来到庭院中,阿尔弗雷德已经在这里等候许久了。他扶着亚瑟坐在椅子上,眼睛有些失神地温柔地笑着。“阿尔,今天的下午茶是什么?”亚瑟问道。


  “嗯,亚瑟,今天的茶点是红茶和海绵蛋糕。”他轻轻揉着对方的太阳穴,以安慰他时常紧绷着的神经。“好好享受吧,哥哥。”


  “谢谢你阿尔,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亚瑟翠绿的森林般的眸子微眯着,敏感的察觉到了最近弟弟的不对劲,他啐了一口茶,那微甜的味道布满了味蕾,他享受在弟弟的照顾、保护中,像初恋的人儿一样笑着。


    阿尔弗雷德吻了吻对方的额头,让亚瑟的脸泛起了微红,“我没事,亚瑟,我还是那个「爱」你的阿尔弗雷德啊。”他的笑容有些生硬。


    时已至黄昏,夕阳给天空点缀上橙黄色。


    亚瑟豢养的知更鸟在笼子里歌唱,殊不知天空中一只翱翔的白头海雕朝它冲刺而下,它尖利的喙狠狠地向知更鸟瘦小的躯体啄去,强有力的爪子穿破笼子紧紧束缚住对方,知更鸟绝望的鸣叫,最后无力地倒下。


    ……

  

    “什么?!贞德被抓到黑桃王国了?!”


  弗朗西斯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他惯性迷人的表情瞬间崩了一大半,Alpha信息素。“小瓦修,马上安排军队,哥哥我要去黑桃王国!!”


    “陛下,请您不要激动。”瓦修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但如果被抓走的换做是他的妹妹诺拉,他的反应一定比弗朗西斯还激烈。“吾安插在黑桃王宫的探子说,King Kirklan已经下令明天午时三刻处决贞德将军,那边情报封锁的很紧,在不清楚贞德将军的具体情况的话,如果我们冒然带兵前去,势必会得不偿失,而且还可能影响到对我国一直以来的中立态度。”


    弗朗西斯重重地将拳头砸向桌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窝陷,Alpha信息素控制不住的肆虐而出,怒骂一声:“操!!小亚瑟他简直就是个暴君!!!”


    他偏紫色的蓝眸此刻被怒气涨满,弗朗西斯既是在担心贞德,更是在担心亚瑟。在他的印象里,亚瑟一直都是那个经常被兄长们欺负的爱哭鬼,与自己虽然吵吵闹闹但是每当看到自己时、每当听到自己的名字时都会红了脸,他也一样。


    亚瑟是在伤害中长大的,长久以来父亲与兄长们的欺辱让他磨了一身的刺,弗朗西斯明明想要接近他但却也无计可施。


    他喜欢亚瑟,从他幼时与当时仍在位的父亲一同造访黑桃王国时目睹了亚瑟被兄长欺负时就开始了,他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那个孩子。本来他是想在亚瑟18岁之后就向他求婚,并把他从那个让他令他内心充满阴雨的黑桃王国带走,可谁直到亚瑟16岁时就做了国王。


    弗朗西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个是救了自己和国家的命的挚友,另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他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


    一方面如果他选了贞德,虽然挽救了贞德的生命,但却伤害了他深爱的小兔子;另一方面如果他选了亚瑟,虽然没有伤亚瑟的心,但却让无辜的人白白送命,也无法向国民交代。


    “小瓦修,准备船只,哥哥一个人去一趟。”


    瓦修离开弗朗西斯的书房后正好撞见了他的妹妹——方块Qeen诺拉·茨温利,她在门口已经等候许久了:“兄长大人,陛下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是为贞德小姐担心吗?”


    “吾想陛下的心中一定很纠结。”


    “我知道陛下喜欢柯克兰先生。”诺拉微微笑道,“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是很难抉择的。但如果柯克兰先生的行为不被阻止,那么迟早会引起一场战争。”


    “兄长大人,我倒是很期待这场战争的开始呢。”


    瓦修抬头看向妹妹没有神采的眼睛。


    ……

  

    夜深了,阿尔弗雷德为刚睡着的亚瑟盖好了被子,并撩起他的刘海在额头落下一个吻。


    以前亚瑟都是这样做的,那时他还小,每天晚上都要听亚瑟唱一段安眠曲或者是讲一个小故事后才能入睡,亚瑟每次都是等自己睡熟以后才离开的,然后又要回去批阅完公文才可以休息。最近几天亚瑟太累了,于是就在阿尔弗雷德的催促下早早地睡下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亚瑟那令人欣慰的睡颜,感慨自己以前都睡的太早了,以至于没有看到亚瑟这么安静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可爱。


    这样的亚瑟,要是只有Hero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他对亚瑟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小时候就被生父、当时的黑桃King强行与胞兄马修分开,送到了乡下,寄养在与他年龄相仿的玩伴戴维家的农庄里,他听那个男孩说起过黑桃王国的国花蓝铃花,自那时起就有一个名字一直徘徊在他的脑海中。

  

  Arthur。

  

    大概在他12岁那年他见到了亚瑟,他的兄长,是来接他回到王宫的。一听说阿尔弗雷德要走了,戴维跑出去死活不让他走,阿尔弗雷德记不太清,他只记得那时亚瑟好像生气了,他让士兵将戴维拖走,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阿尔弗雷德知道他们是亲兄弟,可是他怎么也阻止不了爱上他。他曾经差点对睡梦中的亚瑟做出糟糕的事,他在第二性别分化后曾经无数次性幻想的对象都是亚瑟,他甚至每次触摸到亚瑟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想要把他按在身下狠狠地疼爱一番。

  

    但是他是你的哥哥。


    你不能这么做。


  

    阿尔弗雷德去见了贞德。


    贞德曾经是他佩服的英雄,她是个女人,但却在方块王国差点被灭国时挺身而出,挽救了整个国家。


    他刚见到贞德时看到她身着战甲,持剑时毫不畏惧英勇果敢,但是他不能不让亚瑟失望,做亚瑟的英雄才是最重要的。


    “阿尔弗雷德,你有没有想过,你对亚瑟这么好真的值得吗?”贞德问道。


    “值得,非常值得,只要亚瑟高兴Hero才会满意。”16岁的阿尔弗雷德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洋洋得意,“Hero从小就想做拯救世界的英雄,不过前提是先成为亚瑟的英雄。”


    贞德真的觉得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一样不正常,“你……有想过谋反吗?”


    “谋反?”阿尔弗雷德怔了怔,“亚瑟……他一定会伤心吧……”


    “阿尔弗雷德,只有由你发起战争,由你成为新的掌权者,亚瑟他的下场才会好一点,以他的行为迟早会引起人民的暴动,到那个时候,你觉得那些人会轻饶亚瑟?”


    少年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


     贞德看他有点松动,便拿出了最后的底牌:“对了,小朋友,亚瑟是个Omega。”


    阿尔弗雷德猛地抬头看着她。


    亚瑟是个Omega!


    那么骄傲那么强大的兄长竟然是个Omega!


    他不知道是该震惊还是开心了。


    “哎,亚瑟他其实并没有被你们国家象征King的空之怀表选中。”贞德接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每年新年之际亚瑟都可以让时之钟开启转动的。”


    贞德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呵呵,你知道吗,亚瑟他生而就是这个国家的掌权者。”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她。


    “不过嘛……不是King就是了,举个例子吧,Quenn的魔法,也可以开启你们时之钟塔的时间哦。”


    良久,阿尔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


    “好,Hero要成为King of Spades。”


    亚瑟对阿尔弗雷德过于溺爱了,他会竭尽所能满足阿尔弗雷德的需求,甚至向国民索要过高的税款。但这种溺爱,不但没有留住阿尔弗雷德,反而让他想要独立的欲望愈发强烈。

  

    当知更鸟想要留住他悉心照料的白头海雕,那白头海雕却愈发向往蔚蓝的天空。

  

    “Young king,我想你将是会受到国民的爱戴的掌权者。”贞德的手穿过铁柱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但是请你不要像亚瑟一样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不要被情绪牵动,不然后悔的是你自己。”


    ……

  

  次日午时悄然来临,民众早早地候在阿斯嘉德的中央广场上。贞德被绑在火刑柱上,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蓝眸望向海峡对岸的那片黄之国度。


    亚瑟在他的亲信们的拥护下坐在城楼的露台上,绿眸俯视着广场上的一切。阿尔弗雷德站在他的旁边,眼睛浑浊的已完全失去了光泽。


    “恶魔贞德,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执刑官在教堂钟声即将敲响时问道。


    “事已至此,对于上帝赐予黑桃王国人的爱和恨,我毫不知情,但我知道他们都会被赶出方块王国,除了那些死在那里的*。”


    “除了叛国之外,我无所畏惧,我无所畏惧,因为人民与我同在。*”


    她将视线转向露台上那抹金色的身形:“我想对一个人说,所有的战役,胜负都在于一心*。”


    “以及——”


    她坚定地朝天空大喊:

  

    “方块王国万岁!!!”

  

    弗朗西斯终是在教堂的钟声敲响时赶到了这里,听到了贞德的宣誓后,热泪盈眶。


    火焰蔓延了贞德的全身,在她身旁噼啪燃烧。


    她始终望着那个地方,她不知道此刻巴黎城是否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但她坚信那里的人们肯定在为自己担心。她方才高喊着自己祖国的名字,不知道国民们是否听到了。


    火烧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

  

    亚瑟小跑下来,他眼睛睁的大大的走到弗朗西斯身旁,小声喊到:“弗朗……”


    弗朗西斯的眼眸完全被怒气覆盖,他伸手将巴掌重重地打在亚瑟的脸上,对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倒在地。他捂着自己的脸,眼眶泛着泪水。


    “亚瑟·柯克兰,你迟早会为你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他声音冷冰冰的。


    大雨骤然降临在这个大恶不道的国度,冲刷着这里罪恶的沃土。豆大的雨滴拍打在鲜艳的玫瑰花瓣上,楚楚可怜,却因为被荆棘包围而无法让人触碰。


    弗朗西斯步着大雨转身而去,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


  

  “……弗朗哥哥!!”


  

  弗朗西斯顿住了脚步,他已经不记得亚瑟有多久没有没叫过他“哥哥”了,他只记得在记忆中那个只到他膝盖那么高的小豆丁睁着不杂尘滓的绿眼睛,跟在他后面一声一声地叫着“哥哥”,声音软的像棉花糖一样。


    亚瑟在后面紧紧的抱住弗朗西斯,抽泣着:“弗朗……我喜欢你……不要走好吗……”

  

    他选择了贞德,可他又挽回了什么呢?

  

    弗朗西斯真的好想告诉他他也喜欢他,但他还是甩开了他,只留下亚瑟一个人瘫坐在那里。


    亚瑟失神地望着弗朗西斯离去的身影,雨打在他的身上,像针扎似得疼在他的心里。他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阿尔弗雷德来到了亚瑟的身旁,他将外套套在对方身上,说道:“亚瑟,别哭了,至少……你还有Hero。”


    亚瑟抓住阿尔弗雷德的胳膊,他的弟弟现在像仅有的温存一样让他安心,他的泪水混着雨水浸入阿尔弗雷德的衣襟,一样的咸涩,散发着哀伤的气息。

  

    天晴了,年轻的白头海雕恣意翱翔在无比宽广的天空中,它向往着自由,便将抚养它的知更鸟淡忘。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它将会飞向更高的地方,俯瞰这世上所有事物。

  

  ——The End.——

*:改自圣女贞德经典语录。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米英|黑桃ABO】The Past Time(过去时)第二章

这里祖国的花朵,请多关照♡

早年狗屎旧文修改重发,虽然依旧狗屎罢了

♠这里是第二章,下章就要开始前世的剧情了♠

♠ABO生子,兄弟年下,黑米阴谋论慎入♠

♠接受不了的就要在这章止步了【土下座】♠

♠这里有娘塔米英出没♠

<Chapter.2>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应该像电影中的主角一样,在发现自己隐藏多年间的特殊身份后,大肆发泄了一通以示自己的存在感。

    结果,他只是因为肚子饿了的缘故,慢慢地摸到了一家M记快餐店准备在这里解决午餐。

    “欢迎光临,heroine(女英雄)能为您做什么?”前台只有一个拥有一头金色的短卷发的女孩,她正勾着头打电话。“Hey大小姐,嗯,在打工呢,一会儿说……bye。”

    女孩挂断电话后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突然间手机滑落在点餐台上,两双同样干净湛蓝的眼睛惊讶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你和hero(heroine)长的好像……!!”

    ……

    艾米丽端着餐盘坐在了阿尔弗雷德对面。

    “这么说,你也是W大学的学生喽?”

    “今年大一的新生……”阿尔弗雷德戳了戳面前的香草圣代,“哎?为什么要说也?你也是W大的?”

    女孩摇摇头:“Heroine还是个高一学生啦,不过我女朋友的哥哥是W大的学生会长。”

    “你才16岁?真看不出来.....你都有女朋友了?”

    艾米丽神气兮兮地挺了挺自己发育惊人的胸部,举起手机杵到对方面前,指了指手机里桌面里的合照:“你看,这就是Heroine家的大小姐,罗莎。”

    照片中艾米丽搂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女冲着镜头比V,怀中的少女扎着淡金色的双马尾,碧如润玉般的眼睛即使戴着眼镜也隐藏不了它的美丽,她是一个像玫瑰一般的姑娘,露出了优雅的笑容。

    “奥,她真可爱。”

    “是吧……”艾米丽吹眉瞪眼,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凑到阿尔弗雷德面前嗅了嗅,忍笑道:“噗——你不会18岁了还没有Omega吧……”

    说着,像显摆一般的释放出了更加浓郁的Alpha信息素,麦穗与玫瑰交织在了一起的味道,宣示出了这是一个有主的Alpha。

    “Hey艾米!”阿尔弗雷德在另一个Alpha信息素的刺激下也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Hero……Hero其实也有个爱人啦,”虽然是上辈子的事了。

    “呦呦,啧啧啧啧啧啧……说的heroine都信了,这不管用,罗莎她哥哥也这么说的,他也是个omega,原本heroine还信他了个一段时间,后来日子久了,看他那整天一副「丧偶」的样子,Heroine就知道自己还真信他个鬼了啊。”艾米丽无奈地抖了抖肩膀,“喂,把你那雪糕味儿的信息素收一收啊,不知道一山容不得二Alpha啊?可别把heroine的顾客吓跑了!”

    阿尔弗雷德呆毛简直竖成了一根直线:“WTF?!什么叫雪糕味儿?喜欢hero的女孩子明明说是阳光与大海的味道!”

    “呵,还阳光大海,那妹子不是你朋友为了安慰你找来的托吧?”

    “本Hero今天就要代表世界和你一决雌雄!!!”

    “来呀!本heroine会怕你似的!”

    所谓一山容不得二Alpha就是这么个道理。

    “……阿尔君?”

    本田菊的声音将两位即使上演全武行的Alpla拉回了现实世界,他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在这看了多长时间了:

    “阿尔君真是个ky啊,女朋友生气了就该哄哄她。”

    阿尔弗雷德&艾米丽:……!!!!

    “你误会了,”艾米丽右手作拳咳了咳,“heroine对同为Alpha的这个沙雕没有一点兴趣。”

    “艾米你说谁沙雕!”

    本田菊失笑:“抱歉,在下是个Beta,所以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原来是个Alpha。”所以才能面不改色的站在两个年轻Alpha的强大信息素中。

    “我叫艾米丽,见到你很高兴。”艾米丽礼貌地伸手。

    本田菊也伸出手来回握:“在下是阿尔君的同学本田菊,来自红心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好了阿尔弗,时候不早了,heroine该下班了,你们聊。”艾米丽爽朗地勾过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一笑免恩仇,“有空一起打篮球!”

    “Hero很愿意,Bye!”

    “Bye!”

    女孩拎上书包摆摆手,扭过头冲两人呲笑,转身走出了快餐店。

    “是一个和阿尔君很像的女孩子呢。”

    “啊啊,勉勉强强勉勉强强……”阿尔弗雷德耸耸肩,“对了,菊,你干什么的啊?”

    本田菊晦涩一笑:“在下?刚刚去看了我表哥一趟,也知道你刚刚去拜访过了,怎么样,有什么解决方法没有?”

    他表哥!阿尔弗雷德想到刚才在那间充满茶香的屋子里经历的事情,以一种见鬼的眼神看着他的好友。

    “阿尔君?”

    “菊,你实话告诉我,”阿尔弗雷德语气极度认真,“你和你表哥你俩是不是……”

    “阿尔君指的什么事呢?”本田菊歪头笑道,“在下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俩是不是串通好的来骗Hero的钱?”

    本田菊:……

    他就不该对这个沙雕抱任何希望。

    本田菊哭笑不得:“阿尔君……”

    阿尔弗雷德捂着脸颊,一脸不肯接受:“NO!!!!菊你怎么可以这样,Hero不是你口中最亲最爱的黑桃甜心吗!……”

    “不是在下……”

    “可是你应该去骗马蒂呀,马蒂可是富得流油,而作为他的胞弟Hero却是个没钱的小可怜,哎,要不,你们带Hero一个,我们一起去骗他钱吧,Hero觉得他长得和摄政王也很像……”

    砰——

    “阿尔君!”

    本田菊拍桌而起,强行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脑洞大开。

    “……菊、菊?”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着他的Beta好友,怂了……

    “首先,那是在下和晓梅玩大冒险输了,你并不是我的黑桃甜心。”本田菊面色尴尬地不想提起他和阿尔弗雷德相识的那件事,“其次,我和表哥是个根正苗红的新时代好青年。”

    “你是个青年,你表哥……嗯……”阿尔弗雷德碎碎念。

    “你说什么?”

    “没没没,Hero什么也没说……”

    ……

    告别了本田菊,阿尔弗雷德也没心情在外面乱跑了,坐了辆公交车回家了。

    打开家门,马修不在。

    他的双胞胎哥哥最近一直不怎么在家,时常见不着人影,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打开电视找到一个超级英雄的电影,伸伸懒腰,在客厅的沙发上伸胳膊伸腿,给家里的各种家具电器表演中二沙雕少年的节目,琼斯家时不时传来阵阵弱蛭儿童的笑声。

    “HERO!LET'S GO!!!!”

    “XDDDDDDDDDDDDDD”

    突然,他才想起来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包裹,阿尔弗雷德把它拾起来,皱着眉打量:

    “这块破布包装……”

    “简直丑爆了!”

    他显然是个不识货的,这个他口中丑爆了的破布是目前已被列为黑桃国国家文化遗产的丝绸,这块一看品相就价格不菲。

    阿尔弗雷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了包装,刚打开他这个魔法课白痴就被深深震撼到了——

    这个小小的包裹打开后原来另有玄机,一道蓝紫色光芒闪过后,呈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的,是一块古典风格的镜子,竟差不多和他等高了。

    “女神啊,这可真不可思议……”

    他惊叹道,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就在他的手刚刚接触到冰凉的镜面时,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波动力。

    抬眼一看,愣在了原地。

    原本反射出自己样子的镜子里,如今却发生了变化。

    他看到了……

    他看了大概是上辈子的他,King Jones。

    国王宽阔的肩膀上坐着一个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右手牵着他的王后,王后扭头看着阿尔弗雷德,凝视着他的双眼。

    怀中的金发小男孩的视线透过王后的肩膀冲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然后……

    然后,阿尔弗雷德就失去了意识。

    ——The End.——

特别水的过渡章……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完成版,感谢大佬给的熬夜灵感
依旧很狗屎就是了……_(:з」∠)_
后两张原图🦁🐍